颜·鸽鸽鸽·安

只要我能拖,我就不用更

辞邵(短篇)

林辞没想过他会遇见秦邵

林辞十七岁之前的生活一直都是荒废的,泡面饮料游戏,房间随处可见脏乱的衣物,吃剩的泡面桶堆在书桌前,虽说他一直都在打游戏,其实水平也没好到哪去,但是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拿游戏消磨时间。学校里他的成绩也一塌糊涂,更会被所谓的学校老大殴打,因为他不敢还手。

月考的时候,林辞打游戏睡过了时间,醒来已经晌午,索性不去学校,窝在家里继续打游戏。第二天林辞到学校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一顿训斥,他习以为常,听完就回教室了。

下课闵邢拉着林辞去篮球场,林辞朋友不多,闵邢算一个,如果硬要说闵邢身上有什么吸引林辞,可能就是他那股气质吧,阳光又不失刚强,是林辞身上没有的。

身边一个女生突然大喊“秦邵,我喜欢你”林辞心里感叹现在女孩子都那么主动,想看看那人长什么样,于是顺着视线看向秦邵,随即眼眸轻颤。

汗水随着下颚流向衣领深处,跳起来隐隐露出一截腰,不像其他男孩子有腹肌,却瘦的恰到好处,肤色偏白,手骨纤细,简直长在了林辞心坎上,闵邢从球场上下来,见林辞盯着秦邵,开玩笑说“怎么,喜欢上人家了”,林辞从阴影地站起来,带上帽子转头就走,闵邢以为自己把人惹炸毛赶紧追上,却没看到林辞帽子里的脸红成一片,那是林辞第一次遇见秦邵。

第二次林辞遇见他,是在天台,他在门后听着女孩跟他表白,他拒绝了,声音像午后的阳光,慵懒却不失磁性,林辞感觉自己可能喜欢上他了。

第三次就是告白了,同样的天台,同样的位置,不同的是两人的位置颠倒了,林辞没多想就答应了。

林辞为了秦邵改掉了一身的臭毛病,闵邢开玩笑的问林辞是不是谈恋爱了,林辞总会红着脸说没有。

但是纸包不住火的,两人的事情还是被知道了,他们成了全校唾骂的对象,成了家长老师眼中的败类,秦邵甚至被送进了医疗所。

秦邵回来了,像个傀儡,没有知觉没有感情,看见林辞也像不认识了一样,林辞失魂落魄的跑走了,留下秦邵一个人。

林辞最后一次见到秦邵,是他走的时候,家长不放心林辞,让秦邵转学了,秦邵没对林辞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只有聊天记录上的一句“I'll always love you.”

许多年以后,林辞还是没有娶人,他的心被秦邵填满了,留不下空给别人了。林辞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追上前去

“果然是他吗”秦邵和一个女孩有说有笑,眼里的温柔像多年前对待林辞那样。

秦邵回头了,瞳孔威震,身边的女孩问秦邵怎么了,他道没事,只有林辞看见他说了什么,“我一直爱你”

明明是炽热的炎夏,林辞却从骨子里感受到了寒冷,举步艰难,很快他却又大步跑了起来,眼泪掉落在地留下湿记却又立刻蒸发,回到家林辞拿起多年前两人的合照,将其紧紧抱在胸口,满眼幸福。

“我很爱我的男孩,哪怕和他共度一生的并不是我。”



不知道会不会再开一篇,看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