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鸽鸽鸽·安

只要我能拖,我就不用更

枪口之下抵着的是昔日爱人,日日在枕边熟悉又陌生的脸,“我真是第一次有点看懂你了”用嘲弄掩饰心底的不安,事态已经脱离自身掌控,“既然此时你不会撒谎,那么来告诉我,你有爱过我吗”“或者说,你有一句话是真心的吗”枪身缓缓移向人心口,此时对方已经无路可退,“凯莉,你在明知故问”安莉洁看着人枪支抵上心口说出了被发现后的第一句话,眼中尽显薄凉让凯莉略有些愤怒,“再见”一声枪响打破了浓稠的夜色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有空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