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鸽鸽鸽·安

只要我能拖,我就不用更

枪口之下抵着的是昔日爱人,日日在枕边熟悉又陌生的脸,“我真是第一次有点看懂你了”用嘲弄掩饰心底的不安,事态已经脱离自身掌控,“既然此时你不会撒谎,那么来告诉我,你有爱过我吗”“或者说,你有一句话是真心的吗”枪身缓缓移向人心口,此时对方已经无路可退,“凯莉,你在明知故问”安莉洁看着人枪支抵上心口说出了被发现后的第一句话,眼中尽显薄凉让凯莉略有些愤怒,“再见”一声枪响打破了浓稠的夜色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有空码

安莉洁醒来时,喉咙异常的干哑,想抬起手臂身体却像灌了铅一般,伴随而来的是手腕的剧痛,安莉洁在刺眼的白光中缓慢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睁眼的瞬间听到耳旁大呼小叫的声音

在睁眼后接近一个月才勉强能从床上起身,安莉洁从安迷修口中得知自己出了车祸,安莉洁对此没有印象,空闲时脑海中总会闪过一个黑发黑衣的女孩子,但安莉洁并没有关于她的记忆,安莉洁想着是不是该在空闲时问问安迷修

“安迷修”“怎么了,安莉洁小姐”“你认识一个黑发黑色衣服的女生吗”“呃……没有啊 怎么了”安迷修动作一顿嘴角咧起一丝苦笑随即恢复如常,安莉洁盯着安迷修的瞳孔,从放在包里的塔罗牌中随意抽出一张“你在说谎”片刻安莉洁语气淡然揭穿了安迷修的谎言,安迷修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没错,在下确定认识,但那位小姐……已经在半个月前去世了”安迷修闭了闭眼,“抱歉”“没关系,安莉洁小姐要早点好起来,在下就先走了”安莉洁看着安迷修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陷入沉思,从安迷修的神情看来自己肯定是认识的,但他为什么不肯说,还有 去世。

                                               

整点复健,考完了,解放。

一个小预告

后面可能会码个搞笑all金文

用狗血剧打开凹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