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鸽鸽鸽·安

只要我能拖,我就不用更

没有空间刷了

不要脸的来扩列

q27104.12134

枪口之下抵着的是昔日爱人,日日在枕边熟悉又陌生的脸,“我真是第一次有点看懂你了”用嘲弄掩饰心底的不安,事态已经脱离自身掌控,“既然此时你不会撒谎,那么来告诉我,你有爱过我吗”“或者说,你有一句话是真心的吗”枪身缓缓移向人心口,此时对方已经无路可退,“凯莉,你在明知故问”安莉洁看着人枪支抵上心口说出了被发现后的第一句话,眼中尽显薄凉让凯莉略有些愤怒,“再见”一声枪响打破了浓稠的夜色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有空码

幻爱(七夕佣占24h)

“奈布” “嗯?” “那孩子好像在看你”“?哪一个”

“就那个,戴眼罩的那个” “长的不错,就是眼罩煞风景了” “你可真是,看人先看脸的习惯能不能改改”“不能”,玛尔塔无可奈何的看着奈布,奈布朝人比了个单眼wink,“好了玛尔塔,快走”玛尔塔抬眼一看已经落后奈布一大截,快步追了上去,“你倒是等等你姐我”

 

奈布走到位子旁诧异的发现刚刚戴眼罩的男孩居然坐在自己旁边,奈布准备拉开椅子坐下却莫名觉得身前男孩有种熟悉感觉,但自己是并没有见过这个男孩的,正因为这个奈布才觉得更怪异,稍稍思考,俯身拉开椅子坐上去,拉椅子的时候刻意往男孩旁贴近了些,男孩似乎察觉了什么,迅速拉开椅子离奈布远了些,奈布又挪动椅子朝男孩贴近,一步一步将男孩逼到了墙角,他突然想看看男孩隐藏在眼罩下的眼眸,他勾住男孩眼罩一边想拉开,男孩立刻察觉将他推开

 

“你干什么!”“你……,我们是不是见过”“……!”伊莱呆楞片刻推开奈布跑出教室,“唉,那位同学马上上课了你干什么去”“不好意思老师我不太舒服”“那你赶紧去医务室”“好的谢谢老师”

 

“阿西”奈布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恼怒自己怎么会这么草率,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坐在自己身边的男孩,记忆在关键时刻出了差错,奈布无法在杂乱的回忆中找到那抹熟悉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男孩眼罩下的眼睛该是蓝色的,如蓝宝石一般剔透的眼眸,上课铃打响,奈布挥去脑海中的臆想,将视线投向黑板

 

“他到底在干什么啊”伊莱跑进医务室将门关上,奔跑耗尽他所以的力气,他靠在门上无力喘息,常年未运动的身体已经超负荷,支撑身体坐在床边,眼罩因奔跑顾之不及,一侧滑落至鼻尖,如果奈布在场他一定会发现男孩眼睛跟自己猜测的一样,但不是剔透的宝石蓝,反而像一片湖水,死掉的湖水。

 

伊莱平复呼吸,但止不住内心的涟漪,“他还记得我,他没忘记我”“但我不能让他认出我,这是,约定……”

 

奈布觉得他的新同桌在躲着他,上课一言不发,下了课就溜走,不管哪里都找不到他人,他认为是自己第一天见面鲁莽的行为吓到了新同桌,他觉得自己应该向他道歉,但根本找不到他人,更别提道歉,一天中午,他去图书馆借书,随意一撇竟看到了自己的新同桌,他跟管理员说了句自己还需要借点便朝伊莱走去

 

伊莱觉得有人在靠近,但他以为只是要坐在旁边的同学便没有在意,直到那人拉住他手腕把他拉离图书馆时他才察觉这人是来找自己的,想了想好像并没有几个认识他的人,他的朋友们又不在这个学校,那是,“奈布,你拉我干什么”“啊,这个”奈布停在原地不好意思的挠头,“开学第一天我不是对你,嗯……,做了一些鲁莽是事情”“我像你道歉”“啊,这个,没关系的,就是你太突然了”

 

“那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奈布”

“我是伊莱,很高兴认识你奈布”“其实,我想问我们以前见过吗,我觉得你很眼熟”“没有,我之前一直在别的城市,你不该见过我才对”“啊,那应该是我搞错了,那,以后多多关照伊莱”伊莱看着奈布伸过来的手轻轻叹了口气,缓缓伸手握住奈布的手,温暖的,仿佛带着阳光的温度

 

从两人解决事情后,他们变的无话不谈,甚至出现了他们的绯闻,但双方当事人都没有阻止的意思,谣言越传越烈

但有天谣言突然消失了,因为,当事人官宣了

 

“啊啊啊啊啊我磕的cp是真的我就知道他们有一腿”

“呜呜呜呜为什么两个帅哥在一起了,我还是单身呜呜呜”

“现在帅哥都开始内销了吗啊啊啊啊啊”

“奈布和伊莱99999!”

“99!一定要幸福!”

 

究竟是谁先告白当事人宣布保密,但传言还是一个接一个传了出来,各种版本都有,甚至还有奈布其实是家财万贯的大少爷伊莱只是馋他的钱此类,奈布对此嗤笑,

“噗嗤,这版本传的,我都要信了”“你说如果我告诉他们没有人告白他们会信吗”“大概 会吧”

奈布坐在床上看着怀里的伊莱,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总之咱们在一起了就对了,“你连个告白都没有,我要考虑跟你在一起是不是正确的选择”“怎么,你觉得还有什么人比我还要好吗”“唔……”“好啊你居然真的敢想”奈布看着钻出怀里的伊莱笑着假装要去捏他的脸,伊莱躲开了但无意间绊到了奈布撑在床边的手,奈布手没撑住向下倒去,吻上了伊莱的唇,伊莱微微瞪大双眼,反应两秒把奈布推开跑到隔壁房,奈布坐起来仿佛毫无波澜,如果忽略耳尖的微红

 

第二天早晨奈布敲响伊莱的房门,告诉他自己的父母要见他,伊莱脸霎时爆红,“要见 见 见家长吗”奈布看着手忙脚乱的伊莱笑笑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脑袋,“别担心,就是简单的见个面而已”

 

这主要归根于奈布前两天对自己父母的坦白,

“父亲母亲,我有爱人了,他是个男孩”“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知道父亲,但我爱他,非他不可”“冷静些奈恩”“薇薇安你别总顺着他,这可不是小事”“没关系的亲爱的,我会跟他好好说的,我记得你还有文件要处理,快去吧,这里有我”“哼”奈恩冷哼一声进了书房“你最好好好劝劝他”关上房门前奈恩甩出一句话,“奈布,你来”“母亲,你也是和父亲一样想的吗,觉得我,很难以接受吗”“不,亲爱的 我并没有这样想,我只想问你,你想好了吗”“是的母亲,我爱他”

 

“如果以后你逐渐年老,而你的朋友都抱上儿子甚至孙子,子孙满堂,而你只能与你的爱人一同看着,那时,你会嫉妒或者悔恨吗”“母亲,我并不能确定,但我知道我现在爱他,以后也是”“好,那就把他带回来吧”

 

这就是奈布要带伊莱回家的原因,奈布带着伊莱来到自己家,但多年以后奈布在回想这时他后悔为什么带伊莱踏入这扇门,他看见父亲僵在脸上的笑容和脸色瞬间煞白的母亲,他让伊莱在客房等他,而他则被带入书房

 

“奈布,你知道他是谁吗”“伊莱 克拉克,同时是我的爱人”“孩子,你为什么之前没有说”奈布看着母亲欲言又止的模样觉得势态似乎有些失控,他询问父亲母亲发生了什么事,奈恩沉默片刻,说出了让奈布痛苦一生的话

 

“分手吧,奈布,为了你也为了我们”“孩子,对不起,是谁都行,但是,不能是他”“为什么!他是我的爱人,母亲,你之前不是支持我的吗”薇薇安抱着奈布眼泪从眼眶中流出“奈布,母亲求你了,分手好吗,算母亲求求你了,是谁都行,真的不能是他”奈布看着抱着自己哭的撕心裂肺的母亲,在父亲半威胁的眼神下,颤抖着对他的爱人说出来那三个字

 

他看着他的爱人由错愕变成震惊,最后在自己坚定神情下崩溃,奈布觉得仿佛有刀子扎在他的心脏上,扎进去还不够,那人又用刀在心脏里转了几圈,奈布全身都在颤抖,他甚至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腿软跪地

 

伊莱擦干眼泪冲出门外,奈布想去追奈何伊莱看着弱弱的这时却突然爆发出了极限,几秒功夫就不见人影,第二天奈布刚教室就知道伊莱的消息,他转校了,他找不到他的光了

 

就像私自下凡的神仙与人类谈恋爱,可能伊莱不会那么觉得,但奈布觉得伊莱是他的光,救赎他的光,但他一个人走的干干净净 奈布甚至不知道他的一点消息

 

就在奈布被迫接受西苏小姐的结婚时,他出现了,但他并没有像奈布想象那样冲上前攥着奈布的衣角夺走奈布,并像所谓的联谊对象宣誓主权

 

但伊莱并没有动作,连表情都没有,像个木头人,奈布把伊莱拖进更衣室,伊莱看他的眼神陌生的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我是奈布啊伊莱,你不认识我吗”“奈布?那是谁”“你……你不记得我了?”“我需要记得你吗”

 

奈布后来从朋友口中得知伊莱出了车祸,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奈布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伊莱,突然鼻尖一酸,但他不能容忍自己随便掉眼泪,所以在眼眶里憋着

 

他顶着伊莱,仿佛这样能让他恢复记忆般,但伊莱眼中没有半点温存,奈布觉得自己当年最蠢的决定就是带伊莱回家,不然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奈布脑子一热,吻上了伊莱,伊莱不出意外的挣扎开了他

 

“奈布先生的新娘可还在房间等您,您不去找您的新娘,来这里找我做什么,我身为男人有什么值得你喜爱的吗,先生不觉得作呕吗”奈布楞楞的看着眼前对自己产生厌恶之前的爱人,他握住伊莱的手再次吻上了他,但与之前不同,这次只是小小的触碰,他不出意外在伊莱眼中看到了厌恶之情,奈布在心里苦笑,“这就是当初把伊莱带回家所带来的后果吗,或者,相遇本就是错误”

 

“奈布先生真够令人作呕”伊莱不加掩饰的对面前人表露厌恶之情,忽略对方眼里的泪花,他看着眼前人突然单膝下跪右手置于心口处像他微微低头,随后起身,

 

“刚刚那是分手吻先生,分手快乐,祝您永远快乐”

“少来恶心我,我不记得我与男士有过恋情”

伊莱说完一边朝大门方向走去一边擦拭嘴唇,也许他认为自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参加了最遭的婚礼

 

奈布看着逐渐走远的伊莱的背影,小声说道

 

 

“分手快乐伊莱,祝你永远不会想起我”


                                         

佣占群的七夕24h

卡密们很棒,我很屑

这篇伏笔挺多,有机会会填

24h一点

下一棒:宵草


学院

私设众多

本文主k金

夹杂轻微all金

追妻火葬场注意

私设旧设比新设头发颜色浅一些


如果让金再选一次,他一定不会报考凹凸学院,开学第一个不靠谱的校长就说要和隔壁的凹凸乐园联校,原因竟然是因为要促进学员和谐与学习交流,但看着校长憋住不笑的样子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事实也正像金想的那样


同学们,大家应该已经知道我们要与隔壁凹凸乐园联校了,接下来我们要打乱重新分班,分班具体情况已经贴在公告栏,同学们不要拥挤一个个看


“啧,吵死了,什么狗屁分班,丹尼尔又整什么幺蛾子”嘉德罗斯带着蒙特祖玛和雷德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主动的给三人组让开一条路,“啧,一个分班有什么好看的”嘉德罗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班级准备离去“哎哎老大你快看”“雷德你最好是有什么要紧事不然小心你变成一坨废铜烂铁”嘉德罗斯朝着雷德的方向走去,“老大你快看你和金在一个班”嘉德罗斯听完仔细的又看了看,瞬间脸黑了一层,“那个渣渣就算了,剩下的怎么回事”


公告栏


下面是新的分班,请各位前往各自的班级


一班:Godrose,格瑞,金,king,[安莉洁],[安迷修]嘉德罗斯,雷狮,[紫堂幻],布伦达……


二班:艾比,埃米,雷德,雷鸣,凯莉,安莉洁,帕洛斯,佩利,安迷修……


三班:[凯莉],小黑洞,银爵,蒙特祖玛,神近耀,grey,卡米尔,乔伊,乔茜……


抱怨声不绝于耳,其中包括雷德“哎!!为什么我没有和祖玛在一个班啊,为什么为什么”“雷德,闭嘴”回应他的是祖玛冰冷的话语和冷漠的眼神以及嘉德罗斯的一记爆扣“闭嘴!吵死了”雷德蹲在地上假装委屈的捂住头哭诉“老大你以前都不是这么对我的”“是吗,如果你指的是把你打到半死不活那你现在就可以体验体验”“啊哈哈哈哈不用了老大你赶紧回班吧我走了”


与此同时金正缠着格瑞帮他买冰激凌,“格瑞 你就帮我买一个嘛~”“不行,想想上次”“上次那个是意外啊,买一个嘛,求你了~”金说着抓起格瑞的衣袖幌幌,“知道了”格瑞叹了口气无奈的去买


“给”“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最喜欢你了”“嗯”格瑞回了句嗯便不再言语如果忽略微红的耳尖的话


请各位根据分班表格进入班级


“格瑞我们在哪个班来着”“一班”“好,走吧”“金, 是这边”“奥奥,嘿嘿我忘了”“走吧”格瑞无奈的拉着自家发小朝班级走去


金走进教室发现只剩三个空位,分别在嘉德罗斯,雷狮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旁边


“小鬼,来这坐我罩着你”“渣渣,你坐这也不是不行”“金,别去”“啧,管你什么事”“少多管闲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坐在后排的几个笑嘻嘻的看戏,偶尔拿出手机打打字


“额,我还是坐这吧”金走到剩下一个位置上坐下,雷狮和嘉德罗斯见了瞪了格瑞一样,格瑞冷哼一声站在原地思考片刻走到雷狮旁边坐下,“哟,稀奇,居然坐这”“想让教室塌了直说”格瑞冷眼撇他一眼不再言语


金坐下的时候几个看戏的瞬间瞪大了眼睛,但金没有注意,金在想要不要把自己的同桌叫醒,后排几个人拿出手机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


今天你追到king了吗

紫堂:我去我没看错吧 那个小鬼坐king旁边了?

森罗万象:呵,等king醒了一定把他扔出去

双剑:那小子不认识king吗,等会等着看好戏

柠檬冰:谁知道,反正不关咱们事

森罗万象:坐在king旁边,那小子等会完蛋了

紫堂:你看不见前排那几个人?

森罗万象:呵,我看你是怂了

双剑: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天天打架吗

柠檬冰:@森罗万象,真稀奇你居然没坐king旁边

森罗万象:你怎么不去

紫堂:我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双剑:秋校长怎么来了

柠檬冰:她该不会是班主任?

召唤:完了,上次她把godcrose撂倒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森罗万象:你提我干什么

召唤:举个例子

森罗万象:你下课等着

柠檬冰:秋校长来了!


秋抱着一摞教科书走进教室,“同学们好,我是秋,凹凸乐园校长,同时是你们的班主任,请大家多多关照”原凹凸乐园的学生不由自主颤了颤,秋一个个看过去,最后停在角落的金和king身上,金瞪大眼看着秋,秋朝金眨眨眼,走到金旁边的king身前,拍了拍他的头


king被人拍醒十分不爽“你tm干什么看不见我在睡觉吗”秋听了直接拉着king的手腕把他拉起来,“king同学,你刚刚说什么”握着手腕的手慢慢用力,king被拉起来刚想骂人看见是秋把话吞进肚子“秋姐?咳,不好意思”“刚开学我不跟你计较,再有下次舌头就别要了”秋笑眯眯的对着king说


“好,同学们,接下来把数学书拿出来”


“数学什么的好难啊——”金趴在桌子上抱怨,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同桌叫什么扭头想去问他


“你好,我是金,你叫什么”“……谁让你坐这的”“啊?我自己啊”“给你五分钟,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可,可是刚刚秋姐姐说不能随便换位不然同桌一起罚”“……”king的脸色又冷了几分“那个,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叫什么很重要吗”“因为我们是同桌啊,同桌不是应该互相熟悉吗”“呵,我可没承认你是我同桌”


金的笑容一点点淡了下来 “哦,那样啊,我知道了,你,你要是讨厌我的话我现在就换位”金起身默默收拾自己的东西,“你tm怎么跟金说话的”嘉德罗斯起身挡住king的路“我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你管我,事怎么那么多你家住太平洋?”king说着一拳朝嘉德罗斯的脸打去,嘉德罗斯用手挡住曲起膝盖朝king肚子顶去,两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来


“嘉德罗斯!”金垂着头站在桌前,“别打了,我又没事,过来帮我搬一下书我去你旁边坐”嘉德罗斯听见也顾不上和king打架跑到金旁边帮他搬书


king看了有些不爽,“喂,谁让你搬的”“与你无关”金慢慢收拾东西,“给我坐那”“你刚刚不是还说讨厌我吗”“我让你坐那你就坐那,呵,随你好了”king冷着脸往后排走去


“那个,嘉德罗斯不好意思了,我就,坐这吧”“哈?渣渣你在逗我玩?有意思?”“不不不,没有,因为我觉得,king生气了”“那我的感觉就不重要了吗”“啊 嗯……”金抬手揉了揉嘉德罗斯的头发,软软的,金没忍住又揉了两下“你!”金看着跑开的嘉德罗斯有些不解,难道不是这样吗


king走到后排先给四人一人一记爆扣,然后坐在[紫堂幻]让出的椅子上看着四个人“说吧,你们几个是死了吗不叫我”“那个,king,你也知道你有起床气的吧……我们不敢去”[紫堂幻]朝布伦达身边缩去“嗯,对”[安莉洁]赶快附合


“我旁边那个小鬼呢,怎么回事”“这个我知道”[紫堂幻]从布伦达身边冒头,“那小鬼和前排那个和我发色差不多的那个一起进来的,然后那个黄色头发和紫黑色头发的就争着让那个小鬼坐她们旁边,那个小鬼应该是不愿意吧,就坐你旁边了”“话说king你为什么要让他做你旁边啊,你不是不喜欢和别人坐吗”[紫堂幻]有些疑惑的问到


“你很想知道?”king冷眼撇向[紫堂幻],“啊,不不不我没有我不想知道你乐意就好”[紫堂幻]连忙摆手,“不想知道就闭嘴,我回去睡觉了”king说完便朝自己位置走去。







安莉洁醒来时,喉咙异常的干哑,想抬起手臂身体却像灌了铅一般,伴随而来的是手腕的剧痛,安莉洁在刺眼的白光中缓慢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睁眼的瞬间听到耳旁大呼小叫的声音

在睁眼后接近一个月才勉强能从床上起身,安莉洁从安迷修口中得知自己出了车祸,安莉洁对此没有印象,空闲时脑海中总会闪过一个黑发黑衣的女孩子,但安莉洁并没有关于她的记忆,安莉洁想着是不是该在空闲时问问安迷修

“安迷修”“怎么了,安莉洁小姐”“你认识一个黑发黑色衣服的女生吗”“呃……没有啊 怎么了”安迷修动作一顿嘴角咧起一丝苦笑随即恢复如常,安莉洁盯着安迷修的瞳孔,从放在包里的塔罗牌中随意抽出一张“你在说谎”片刻安莉洁语气淡然揭穿了安迷修的谎言,安迷修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没错,在下确定认识,但那位小姐……已经在半个月前去世了”安迷修闭了闭眼,“抱歉”“没关系,安莉洁小姐要早点好起来,在下就先走了”安莉洁看着安迷修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陷入沉思,从安迷修的神情看来自己肯定是认识的,但他为什么不肯说,还有 去世。

                                               

整点复健,考完了,解放。

一个小预告

后面可能会码个搞笑all金文

用狗血剧打开凹凸世界

king

现代设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警告

小短打


“喂,奈布你是不是喜欢伊莱”“什,什么,艾米丽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家伙”“奈布,耳朵”艾米丽指了指眼前人红透的耳朵轻笑“死傲娇可是找不到男朋友的雇佣兵先生”说完带着艾玛往花园走去,奈布转头回宿舍,暗处伊莱苦涩的笑了笑,她们的声音模糊不清他只听到了奈布炸毛时说的不喜欢他“前辈,果然还是很讨厌我吧”。


伊莱最近很不对劲,奈布把腿搁在桌子上想着,他居然没有来缠着我叫前辈,反而那个叫哈迪斯的跟他走的很近“啧,才几天啊又换上新欢了,可以啊克拉克”转头看向艾米丽“艾米丽,晚上大厅king游戏,所有人,都来”奈布和伊莱这几天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奈布为什么会玩king她也很清楚,应了声好就带着艾玛去找人了。


夜晚,大厅


“喂,奈布你居然会玩king,你不是一向不爱凑这些热闹的吗”前锋凑到奈布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聊就玩了,你不想玩吗”“那当然要玩”“发牌了”艾玛将所有牌发了下去。


“啊,这轮的king是我呢”角落的幸运儿慢慢亮出了牌,“我不怎么会玩这种游戏,那就,7号和11号说出自己最喜欢的人”“7号是我,最喜欢的当然是身边这位小姐”艾米丽说完捧着身边人的脸亲了亲,“艾玛也最最最喜欢天使了”


“11号是妾身呢,最喜欢的当然是娜娜”顺势搂紧了怀中人“唉?哎哎!我我我也喜欢美智子小姐”海伦娜面色渐渐染上一层红晕“行了行了下一轮”众人看不下去赶紧开始下一轮


“嘻,这轮的king是我哦,大家”玛格丽莎笑着举起手中的king牌“嘶”“我靠”“天哪”众所周知king游戏里的四大恶魔,玛格丽莎 艾米丽 玛尔塔 薇拉,每次的要求都出乎旁人意料,防不胜防,但也能满足有些人,就比如现在这样。


“那么,就请3号用嘴叼着酒杯给21号喂酒吧”玛格丽莎碰了碰手边的杯子。“我靠,玛格丽莎你这么狠”威廉把手中的3甩在桌子上“愿赌服输哦,威廉”玛格丽莎仰着脸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啧,21是我”裘克摊开手中的21,“别啰嗦了早做完早结束”


威廉伸手刚准备拿起杯子就听见玛格丽莎又发声了“不能用手,艾米丽,把他们手绑起来”“哈?太过分了点吧”“你激动什么,你看裘克都没说什么”威廉认命的被绑上手,艾米丽把杯子拿到威廉嘴边让他叼起来,威廉叼过杯子边后慢慢走向裘克跨坐在人身上


一直闭眼的裘克慢慢睁开眼,语调满是戏谑之意,催促着威廉“快点啊,那么多人看着呢”威廉被挑衅异常不满,身体前倾将酒杯凑到人唇边,好在裘克没有做什么小动作张嘴把酒含了进去,威廉张嘴酒杯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刚想起身就见裘克伸手把自己捞了过去吻上唇瓣


“咳,大家开始下一轮,下一轮”众人选择无视两人继续开始下一轮游戏。


                                                                          

鸽子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文,后续可能在几年后就有了,上一篇我还没有写后续,鸽子王咕咕咕,大概会有肉吧,如果我能想起来的话

辞邵(短篇)

林辞没想过他会遇见秦邵

林辞十七岁之前的生活一直都是荒废的,泡面饮料游戏,房间随处可见脏乱的衣物,吃剩的泡面桶堆在书桌前,虽说他一直都在打游戏,其实水平也没好到哪去,但是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拿游戏消磨时间。学校里他的成绩也一塌糊涂,更会被所谓的学校老大殴打,因为他不敢还手。

月考的时候,林辞打游戏睡过了时间,醒来已经晌午,索性不去学校,窝在家里继续打游戏。第二天林辞到学校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一顿训斥,他习以为常,听完就回教室了。

下课闵邢拉着林辞去篮球场,林辞朋友不多,闵邢算一个,如果硬要说闵邢身上有什么吸引林辞,可能就是他那股气质吧,阳光又不失刚强,是林辞身上没有的。

身边一个女生突然大喊“秦邵,我喜欢你”林辞心里感叹现在女孩子都那么主动,想看看那人长什么样,于是顺着视线看向秦邵,随即眼眸轻颤。

汗水随着下颚流向衣领深处,跳起来隐隐露出一截腰,不像其他男孩子有腹肌,却瘦的恰到好处,肤色偏白,手骨纤细,简直长在了林辞心坎上,闵邢从球场上下来,见林辞盯着秦邵,开玩笑说“怎么,喜欢上人家了”,林辞从阴影地站起来,带上帽子转头就走,闵邢以为自己把人惹炸毛赶紧追上,却没看到林辞帽子里的脸红成一片,那是林辞第一次遇见秦邵。

第二次林辞遇见他,是在天台,他在门后听着女孩跟他表白,他拒绝了,声音像午后的阳光,慵懒却不失磁性,林辞感觉自己可能喜欢上他了。

第三次就是告白了,同样的天台,同样的位置,不同的是两人的位置颠倒了,林辞没多想就答应了。

林辞为了秦邵改掉了一身的臭毛病,闵邢开玩笑的问林辞是不是谈恋爱了,林辞总会红着脸说没有。

但是纸包不住火的,两人的事情还是被知道了,他们成了全校唾骂的对象,成了家长老师眼中的败类,秦邵甚至被送进了医疗所。

秦邵回来了,像个傀儡,没有知觉没有感情,看见林辞也像不认识了一样,林辞失魂落魄的跑走了,留下秦邵一个人。

林辞最后一次见到秦邵,是他走的时候,家长不放心林辞,让秦邵转学了,秦邵没对林辞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只有聊天记录上的一句“I'll always love you.”

许多年以后,林辞还是没有娶人,他的心被秦邵填满了,留不下空给别人了。林辞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追上前去

“果然是他吗”秦邵和一个女孩有说有笑,眼里的温柔像多年前对待林辞那样。

秦邵回头了,瞳孔威震,身边的女孩问秦邵怎么了,他道没事,只有林辞看见他说了什么,“我一直爱你”

明明是炽热的炎夏,林辞却从骨子里感受到了寒冷,举步艰难,很快他却又大步跑了起来,眼泪掉落在地留下湿记却又立刻蒸发,回到家林辞拿起多年前两人的合照,将其紧紧抱在胸口,满眼幸福。

“我很爱我的男孩,哪怕和他共度一生的并不是我。”



不知道会不会再开一篇,看情况吧。